• 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官方
    微信
    官方
    微博
    首頁 > 領秀 > 正文
    吳少勛:中國身價最高的酒老板
    來源:華商韜略  2021-12-23 10:39 作者:畢亞軍

     
    吳少勛,可能是一個您感到陌生的名字。但在彭博億萬富豪指數上,他已被估值為身價54億美金 (約350億人民幣),列中國富豪榜第17位,是中國身價最高的酒老板。

    【一】

    “勁酒雖好,可不要貪杯喲”。這應該是您熟悉的。

    吳少勛就是靠它干出了350億人民幣的身家,也把這款原本不起眼的酒,干成酒類行業的一面成功旗幟。

    今年60歲的吳少勛,是湖北黃石大冶人。

    初中文化的吳少勛1974年入伍,1980年轉業到大冶紗廠,從班長干到廠長,1987年到大冶保健酒廠——御品酒廠 (勁牌前身)任廠長兼黨委書記。

    1996年,吳少勛抓住國企改革契機,從經理人轉型升級為主人。之后,他聚精會神,卯足勁往上打,幾乎以一人之力,打出一片保健酒的有限風光。

    2015年,勁牌實現銷售額84.99億,一人占有保健酒市場將近半個天下。這個成績,讓曾經想要憑借強大實力爭奪保健酒市場的茅臺、五糧液,也只能是高山仰止,惟有汗顏。

    即使與眾多知名白酒企業在白酒業的成就相比,勁牌一年賣出84.99億的成績也是相當耀眼。比如,大名鼎鼎的五糧液,其上市公司2015年的營收也不過216.59億。

    【二】

    一款普通的酒,為什么能干出如此不普通的成績?

    吳少勛的基本大法是,以消費者為中心,無限追求品質和技術進步,做出好產品。“供給側改革‘著力點’在供給端,但‘著眼點’應該在需求端。”他說。

    “不達標的酒,一滴也不能出廠;不安全的中藥材,一克也不能使用。”這是吳少勛對產品的要求。他說,很多中國企業走著走著就走到死胡同,根本原因是普遍忽視消費者的利益,把消費者給忽略了、出賣了、愚弄了,勁牌絕不會這么干。

    吳少勛抓產品品質,一是管人,二是管技術與設備,三是管流程,重點是管人,

    他把產品研發與人員定為第一責任人,要他們對產品終身負責。

    “自己開發的產品,自己要先喝、喜歡喝,再去生產并推向市場。”每出新品,他一律先給200公斤酒,“自己喝,找自己的直系親屬試喝,并做記錄。”他還建立一個專業喝酒隊:管吃管喝,第二天睡覺,不上班,喝一次酒付一次錢。

    早年,吳少勛發現一批酒有問題,還曾召集所有中高層管理者喝過“鴻門酒”。問題酒一杯接一杯,喝到大部分人都覺得不對味了,他就問,你們自己都不喜歡喝,為什么有臉拿出去賣給別人?幾次下來,做品質、求長利成了大家的共識。

    勁牌搞的是中藥保健酒,在中藥這方面,吳少勛也是按照中藥企業的高標準嚴要求。他在全國藥材主產區建立直供基地,實時嚴格監控藥材從種植、采收到運輸、加工的全過程,堅持“產非其地、采非其時”的堅決不用。

    在設備、技術與流程上,他也不斷向上打,從浸泡技術,到滲漉技術,一直干到數字提取技術,推出拳頭產品“中國勁酒”后,他弄出一套“機械化、自動化、信息化和智能化”的四化工程,顛覆了中國酒千百年保持不變的生產工藝。

    而且,他對生產的全程,實時采集數據和監控,哪個環節出問題,很快就找哪個環節的人,讓問題在過程中得到最大限度的解決,既保證品質,也提高效益。

    【三】

    吳少勛堅持做好酒,也堅信酒好也怕巷子深。

    1987年出任御品廠長后,他放出的第一個大招,就是到中央電視臺打廣告。

    一年銷售收入一兩百萬的縣級小酒廠到央視打廣告,很多人不理解吳少勛的打法。幾個副廠長也持保留意見,沒見過哪個小廠是這么干的。

    但吳少勛認定將來的消費者會越來越挑剔,除了買品質,還要買名氣。而當時要做名氣,最好的選擇,就是到中央電視臺投放廣告。

    至于別人沒有干過,則正是他要抓緊干、提前干的原因。因為這能讓御品酒廠搶占先機,一劍封喉地在其他人起來之前,形成壓倒性的品牌優勢。

    當年9月,吳少勛帶著一堆產品找到了央視廣告部。3個月后,這些產品一一出現在了央視的廣告片里。

    吳少勛做產品追求差異化價值,做廣告也一樣。

    1989年開發出“中國勁酒”后,他發現,廣告沒那么靈了——勁酒的名氣越來越大,但銷量卻沒同比增加。

    一時不得其解的他一度懷疑,是不是產品有問題?他請來同濟醫科大學幫忙搞研究,結果證明,酒沒有問題,問題出在消費者的飲酒習慣,以及勁酒的廣告上。

    當時流行“感情有沒有,就看杯中酒”。勁酒是中藥保健酒,從廣告到銷售,公司都可勁兒強調中藥功效,名氣越響,大家越不把它當酒,而是把它當成藥了。

    如何讓消費者改變喝酒習慣并且選擇勁酒呢?吳少勛決定改變廣告的打法。具體是兩招:一、宣揚健康飲酒習慣;二、淡化藥效,強化勁酒也是好酒的印象。

    緊接著,他在 《黃石日報》干了整版廣告——“請朋友少飲,讓‘敵人’多喝”,意思很明顯,你把我灌醉,就是要和我作對。之后,又弄了幾個廣告片,其中最有影響力的一條是吳少勛自己想的廣告詞:“常飲勁酒、精神抖擻”。

    但這些廣告打下去,還是效果不佳。吳少勛始終覺得沒把水燒開,于是又變著方地想轍,改變廣告語或廣告形式,和其他也已開始勐打廣告的同業差異化。

    思來想去,他決定請明星代言,重新整句更帶勁的廣告詞。

    明星好請,不久就定了姜昆。廣告詞,遇到不少麻煩。癥結出在找不到合適的語言,簡潔、通俗地表達出兩個意思:第一,喝酒要喝出健康,第二,勁酒是好酒。

    那期間,勁酒負責廣告的人,以及幫忙拍廣告的人可謂挖空了心思。但提出的好多說法,吳少勛都覺得意思不大,要大家繼續想。

    又一個頭腦風暴的晚上,有人提了句“再好的酒、也不能貪杯”。吳少勛覺得這個找到感覺了,立即“得寸進尺”,自己來了句“勁酒雖好、不要貪杯”,并最終弄出了那句調性十足的:“勁酒雖好,可不要貪杯喲。”

    后來,這也成為中國廣告界的一個經典案例。這個廣告詞也被吳少勛使用至今,引領勁酒一路成長,獨樹一幟地打出一個鮮明形象。

    干得好好的,就不要瞎折騰,把好發揮到極致;一旦有問題,就要立即修正,直到在能力內找到最好的為止,然后再發揮到極致。這也是老吳的經營思想。

    【四】

    一款普通的酒,在保健酒這個邊緣化的小領域,干出300多億身家的大生意。吳少勛和勁酒的成功,也得益于他們的專注與定力。

    吳少勛一直是個頭腦清醒的人。他做事追求干到極致,但始終強調量力而行,他的創新花樣多,但從來不是個“花花公子”,而是干一行、愛一行、專一行。

    企業可以搞多元化投資,但千萬不要搞多元化經營,這是吳少勛的理念。

    “改革開放30多年,花花世界,有很多很多機會,搞得大家心都花了,都想做大,去搞多元化。”吳少勛說,這樣做的結果是災難性的,并且斷言:將來很多企業都要死掉,死掉的主要原因就是搞多元化。

    吳少勛強調先把企業做精、做專、做強,而不要一上來就做多、做大。他說,中國企業家現在最大的一個通病就是,盲目攀比,動不動就是多少強多少強。對于很多企業大規模負債經營,他的看法是,“一定會有垮掉的那一天。”

    談到中國企業,甚至整個社會存在的問題,吳少勛還曾講過一番得罪很多人的話:改革開放30多年,很多企業發展起來,是因為中國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機會壓縮到幾十年爆發出來而造成的,并不是那些企業家多么勤勞智慧有經營能力。

    “我們的成功、財富的積累、企業能做大,90%以上是大時代的機會和運氣帶來的,只10%才是個人的努力?;蛘哒f,90%以上的人是沒有什么本事的。”這也是他認為“一旦這種機會不再,很多企業會死掉”的判斷依據。

    因為有這樣的判斷,吳少勛始終是先站住再站高,循序漸進往上打。

    包括打廣告,他也都是這樣的策略,從常規時段一步一步往前推,一直打到黃金時段卻拒絕當標王。原因是:廣告投入與企業的綜合發展必須步調一致,不能因為銷量而犧牲產品質量。“只做品質,不做標王”。一度成為他的外宣口號。

    量力而行,循序漸進,讓吳少勛在人仰馬翻的競爭中從容不迫地成長。

    “能快就快,不能快就慢,哪怕是零增長、微增長甚至負增長,都是可以接受的,只要企業的存在、發展是健康的、可持續的就行。”他說。

    【五】

    吳少勛絕不是一個消極的經營者,否則,他盤不出這么大的生意。

    “不要把瓶頸當成天花板。”也是他的一個核心理念。

    吳少勛主張進入一個行業,發展一個事業之前,要充分論證可行性。論證可行性的關鍵,要看是否有可持續的需求,以及自己是否持續地滿足需求。

    一旦選擇一個行業后,他強調堅持就是勝利,他反對遇到困難和挫折,就把瓶頸當成天花板。行行出狀元,行行也都是有難度的。如果遇到問題就怪到行業、怪到環境和選擇上,一山還比一山高,最后可能一輩子一事無成。

    “做事情一定會有瓶頸,這個時候不能停止不前,也不能前功盡棄,去選擇另外一座山,而是非要把眼前的大山翻到頂,來它個柳暗花明。”吳少勛說。

    吳少勛強調堅持的力量,不允許自己在就差那么一把火的時候放棄,最后把江山、市場、事業拱手讓給了別人,功敗垂成。

    “再好的產品和服務,要讓消費者認識、認同、接受、產生持續購買,都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兩年沒有紅黑、兩三年沒結果,你能堅持四五年嗎?四五年還沒有結果,你能堅持五六年、七八年,能十年磨一劍嗎?”吳少勛說,很多人把別人10年做成一件事當成一句話看過,然后還認為人家運氣好,輪到自己,1年不出東西就會自我懷疑與放棄,這種精神永遠做不成事情。

    吳少勛在激烈競爭中突破瓶頸,以及堅持到底的辦法是:對自己狠,跟自己干,立足自身和市場強大自己。“我們沒有對手和敵人,要說有,那就是自己。”他說。

    在保健酒行業,吳少勛一路遇到過不少的對手。椰島鹿龜酒、致中和等,但他從來不從內心把別人的存在當成自己做不好的理由。

    “我們基本上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們貼的招貼畫漿煳還沒干,別人就給覆蓋了;我們的堆碼600塊錢剛談好,他們出800塊錢給搶去了。但我們沒有反過去跟他們斗。他到我們公司來,所有東西都可以看,而且我們和盤介紹。我們沒有因為把他們當朋友,我們的企業就完蛋了。”他回憶。

    相反地,吳少勛認為,勁牌公司是在開放之中,在把競爭對手當作朋友的過程中成長壯大了。“只有與自己競爭,把自己的不足克服了,把內功練強了,做最好的自己,把自己打敗了,才能無往不勝。‘不爭乃大爭’,道理就在這里。”他說。

    吳少勛是樂觀積極的自力更生派。他信奉事在人為,追求改變自己,強調“理解萬歲”,少些抱怨,多些寬容。對于大環境,他從不否認問題的存在,甚至會把話說得更難聽,但也從來不認為個體的成敗與大環境有多么必然的聯系。

    你自己不好,大環境好也沒用。大環境不好,你做一點是一點,也是價值。這是他的觀念。

    “這個世界確實不是很美好,但是我們自己好嗎?抱怨就能變得更美好了嗎?恰恰相反。抱怨往往影響你的思考方式、心智模型,導致你可能也扭曲了,最后只知道抱怨,雖然你自己有很多問題,但卻沒有自知之明。”他說。

    做困難但正確的事,而不是容易但錯誤的事。是吳少勛做事的價值觀。在企業經營中,他努力推動過程管理,而不是盯著報表,等到結果出來再微笑或大發雷霆。

    “過程管理很繁瑣,難度很大,但卻是提升公司能力和運營品質的道路。我們不是講‘做難事必有所得’嗎?那我們就挑難的做。”他說。

    【六】

    做企業歸根到底靠人,在人上面,吳少勛強調培養良好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

    多年前,他曾講話:“現在從商的、從政的,生活方式都是有問題的。”并對公司提要求:工作與生活方式,要對身體、心理有利;對家庭、員工、組織、事業、親友、國家、民族、人民有利。同時,要與道德相符,不違背真理。

    吳少勛說,這絕不是一個政治命題,而是個人、組織、家人生存發展的需要。只有圍繞這些去建立你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一切才會好起來,健康持續。

    吳少勛堅持企業要回饋社會。2014年之前,公司每年投入幾千萬做公益慈善;2014年開始,他決定每年投入上億做公益,精力則聚焦在環保和教育上。

    目前,吳少勛已投入數億元在家鄉推動一系列環保項目。“希望起到導向的作用,影響當地的老板和官員來共同關注這個社會。”

    教育上,吳少勛的行動就開展得更早。2004年,他在全國重點中學——黃岡中學開設了首個“勁牌陽光班”,以“特困、特優”為條件,每班50人,幫助窮困學生完成高中教育。目前,已開設了241個陽光班,其中112個班已經畢業。

    吳少勛的辦公室沒有掛任何名言警句,他說,把這些置于墻上,很容易固化他的思維。他也不喜歡拋頭露面,覺得把自己弄成明星人物可能不利于企業發展。“柳傳志就是一個例子,所謂‘松柏之下,其草不直’。”他說。

    業余時間,吳少勛除了讀書,沒有什么其他愛好。他說,“書,是我終身的伴侶。”

    他的讀書習慣與李嘉誠相似,不看無用但過癮的書,有用但枯燥的也會認認真真地看完,而且圈重點,做筆記,溫故知新。

    “做人要傳統,做事要現代。”也是吳少勛的一個口頭禪。他從不打高爾夫球,原因是:“我一桿子打下去,我的員工要賣多少瓶勁酒?”

    勁牌至今沒有上市,吳少勛也沒有要去上市的打算,甚至“一生都不會”。

    “一方面,不知道拿那么多錢怎么用,而拿了股民的錢就要擔負起責任,要用好。另一方面,是擔心公司上市給股民帶來損失。”他對很多企業上市圈錢的行為深惡痛絕,“我對國內上市公司的負面理解可謂‘罄竹難書’。”他說。

    20多年前,曾有人大代表聯名推薦吳少勛當大冶縣副縣長,他沒有去。這讓他錯過了升官的機會,但他并不后悔。他說:“如果沒有請辭,現在可能升遷,也可能做了‘貪官’,不管是什么結果,絕對沒有現在的成就。”

    某種程度上,他從內心認為,相比很多官員,做企業的才是社會的創造者與貢獻者。他也從內心認為,相比產能過剩,現在中國最嚴重過剩的是官員。

    吳少勛已連續兩屆被選舉為全國人大代表,并且喜歡提一些有人不愛聽的意見。比如,2015年“兩會”期間,他建議國家承擔大學生學費。

    他說,2014年全國招收大學生的人數是1978年的近20倍,而國民生產總值已是1978年的177倍。當年國家那樣困難,尚可承擔大學費用,現在也應該有這個意識和能力。他還主張“砍掉”人浮于事的高校干部,節約出部分成本。

    對于幾十年來很多社會精英的成功,尤其是他們對社會的貢獻,吳少勛持懷疑態度。在一次企業內部會議上,他曾激動地談到:

    “過去,很多做官、從商的,根本就沒有把國家、民族、人民的利益放在眼中。改革開放這三十多年,中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經濟成就,但在價值觀念方面是有很多問題的。那么多人,而且都是所謂的‘精英’,竟然走入了那樣的歧途,太荒唐了。”他說。

    編輯:張瑜宸
    相關新聞
    • 暫無數據。。。
    總排行
    月排行

    —— 融媒體矩陣 ——

    久久99久久精品久久综合,国产v在线最新观看视频,免费视频 久久久,黄色网站在线看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