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官方
    微信
    官方
    微博
    首頁 > 領秀 > 正文
    高源:葡萄酒是生活的一部分
    來源:《華夏酒報》  2018-08-27 15:29 作者:李劍

    在寧夏賀蘭山東麓有一座與眾不同的酒莊,那就是銀色高地。進入酒莊,在一片白楊樹的映襯下,樸素的建筑、平實的裝修、實用至上的車間和酒窖依次展現在《華夏酒報》記者眼前。但是,正是在這座樸實無華的酒莊當中,釀出了一瓶又一瓶的佳釀,不僅屢獲大獎,還在眾多國內外葡萄酒專家中取得了很高的評價。

    這樣一座從外表上看并不華麗卻又實力雄厚的酒莊,其莊主高源可謂付出頗多。作為一名業內少數能取得法國國家級釀酒師證書的女性釀酒師之一,其談吐優雅、知性得像位大學講師,舉手投足之間都表現出不凡的氣質。就是這樣一位女子,在賀蘭山東麓這片高地上釀造出了她的第一瓶葡萄酒,得到國際葡萄酒大師Jancis Robinson的好評,稱其為“中國葡萄酒產業涌現的又一亮點”。

    西學東用

    當高源17歲的時候,其父親正在俄羅斯做貿易,高源便跟隨父親前往俄羅斯生活學習。她最初先是學習俄語,而后便進入圣彼得堡經濟學院學習企業管理,這一段國外學習經歷為高源接下來的發展打下了基礎。

    1997年,高源經過多方考慮之后來到法國學習葡萄酒釀造,曾在奧朗日葡萄酒學校、波爾多葡萄酒學院、波爾多四大商學院學習,并獲得法國國立釀酒師資質,同時對葡萄酒貿易以及葡萄酒市場等方面進行了全面學習。高源告訴《華夏酒報》記者:“1999年,我在法國奧朗日葡萄酒學校學習品酒課題,非常有趣,第一次就在課堂上喝醉了,因為真的非常好喝,那一次也激起了我對于葡萄酒的興趣。”

    雖然她已經在國外待過多年,也接受過法語培訓,日常交流沒問題,但是在學習期間全法語授課,晦澀難懂的法語專業詞匯也讓高源頗感吃力。但這并沒有難倒這個來自寧夏的姑娘,白天聽不懂,晚上就借同學筆記來抄,同時查閱專業辭典來慢慢理解、消化,把難點逐漸克服。

    法國的葡萄酒教育注重實踐與理論的結合,在這期間高源一方面努力汲取知識,一方面利用有限的實習機會更深入了解葡萄酒。在著名三級莊凱隆世家實習期間,高源不但學習到酒莊傳統釀造的工藝,而且還結識了她的愛人Thierry Courtade,一位幽默風趣、熱情好客的法國人。和Thierry Courtade的相識,無論是在融入他國生活環境,還是提升葡萄酒的認識上,都給與了高源很多幫助,這也讓兩位志趣相投的年輕人更近了一步。

    在法國學習結束后,高源回到國內發展,生活也逐步穩定。最初,她去國內的酒廠做釀酒師,但是感覺在釀酒理念方面相差甚遠,無法施展所學,于是2007年,高源及其家人開始著手做自己的葡萄酒。從最開始,高源就按照生產高端葡萄酒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葡萄種植上親自把關,同時在釀造過程中融入自己在法國所學的釀造工藝。2007年,這一批葡萄酒釀制得非常成功,受到國內外葡萄酒愛好者和專家的關注。

    高源覺得葡萄酒是生活的一部分,酒精度不一定要很高,但每天吃飯不喝一點感覺像少了些什么。葡萄酒還能幫助她靈感的實現,保持愉快的心情。同時,釀造葡萄酒也是一件需要耐得住寂寞的事,而她的性格也符合這一點,她覺得這也是她能取得成功的一個關鍵要素。

    高源釀造的葡萄酒傳承了“舊世界”的風格,很多元素都與其在法國所學一致,釀造出來的葡萄酒經典濃厚、回味悠長?,F在高源和愛人一起在寧夏釀酒、經營酒莊,在銀色高地這片充滿心血的土地上,續寫著家族的夢想。

    兩代人的夢想

    高源的父親高林先生從1997年開始接觸葡萄酒,并去法國、德國等葡萄酒原產地考察。高林堅信寧夏能產出優質葡萄酒,也正是這種堅定的信念推動了銀色高地酒莊的誕生。

    回國后酒廠的工作經歷讓高源并不開心,但是在父親的支持下她回到寧夏,用自家的地開始種葡萄。高源回憶說,那時候十分開心,因為終于要有自己的葡萄酒了。

    銀色高地酒莊有一座葡萄酒博物館,當時博物館所在地要被開發商拿回用來開發,但是法國駐華大使在寧夏參觀視察時,發現了這一“小洞天”,認為這是中法合作的典范。在法國大使的支持和幫助下,酒莊保留下了這一小塊土地,并建成了葡萄酒博物館,并從這里開始了酒莊的第一個年份酒。

    高源說:“我們酒莊是從10桶酒起家的,最初只是用來招待朋友,但是后來隨著名氣越來越大,每年酒莊的產量都在逐漸上升,之后便尋找新的葡萄園,一點點擴大了規模。從2008~2018年,酒莊都處于夯實基礎的階段,在基地種植、酒莊建設、品牌建設上下了很多功夫。”對于酒莊的發展,高源對記者說:“老子曾說過,‘天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我的態度是不要和大自然較勁,但是根據每年的情況作出工藝調整,盡量揚長避短,精工細作,把銀色高地和該年份的風格都體現出來。”

    寧夏雖與波爾多處于同一緯度,但是寧夏氣候極其干旱,灌溉不利,這也使得葡萄病蟲害少,適合生長的優勢。高源選擇將銀色高地建在這里也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至于來寧夏發展的另一原因,高源對記者說道:“我是土生土長的寧夏人,深深愛著這片土地,為了我們的藍天白云、好山好水,為了我的家鄉發展得更好,我一定要回來。”那份濃濃的鄉情讓高源義無反顧地投身于酒莊的建設與發展。

    高源認為,在市場營銷方面,山西怡園做得非常好,值得學習借鑒。中國的葡萄酒發展相對國外起步較晚,中國酒莊發展更是如此。在未來,進一步擴大銀色高地產品的市場影響力,向國際品牌靠近,逐漸將產品發揚光大。

    鐘情寧夏,為產業發展發聲

    在葡萄種植和釀酒方面,賀蘭山東麓具有得天獨厚的條件。高源說:“現階段,寧夏產區的自然條件具備了,從之前在國外的學習以及這些年在行業中摸索的經驗來看,國外很多酒莊的發展模式都可以借鑒,但是需要在國內進一步實踐。目前,中國葡萄酒還處于起步階段,不能因為有了自然環境的優勢就盲目模仿國外的發展模式。想要做好葡萄酒就必須做好土壤研究、市場調研、產品研發等工作,政府建立研發中心也可以更好地促進這一產業的發展。”

    另外,針對之前有聲音說寧夏葡萄酒性價比不高的問題,高源認為,就銀色高地而言,其產品是寧夏優質葡萄酒里價格最低的,性價比高不高是個人觀點的問題,就像奢侈品賣得貴,我們只看到冰山一角,冰山下面的基礎是龐大的體系支持。

    高源說:“也不要以為價格高了就代表產品好,產品在市場上必須要做到價格公道。但是,寧夏產區的葡萄酒本來就產量小的優質葡萄酒,未來也會因為供不應求而自動漲價。”

    高源的團隊曾經做過一項調查,讓四五十位正在學習WSET二級和三級課程的學員品鑒“闕歌”葡萄酒,這些人當中包括了葡萄酒經銷商、葡萄酒愛好者和餐廳經營者等,他們對于銀色高地的產品并不熟悉,品鑒過后給出的價格區間僅比該產品的實際零售價低了幾十元?,F如今大家的買酒渠道很多,很多國外原酒的流入讓大家感覺寧夏葡萄酒性價比不高,但是寧夏大部分酒莊都走的是精品酒莊路線,定位偏中高端,因此在同等產品的比較下以及相比于國內的葡萄酒產品,銀色高地乃至寧夏的葡萄酒產品性價比還是很高的。高源介紹道,就像“闕歌”這一款產品,曾被葡萄酒大師李志延打出九十分的高分,這其中所體現的品質是很有分量的。

    最近十幾年來,中國經濟發展速度很快,消費者的消費層次也不斷提高,中國葡萄酒市場潛力巨大。高源認為,葡萄酒畢竟是一款舶來品,未來的發展還需要依仗侍酒師、酒評家、葡萄酒教育機構和所有葡萄酒行業從業人員的努力,她也希望未來在中國可以生產出越來越多的高質量和令人尊重的葡萄酒,中國葡萄酒還需要不斷努力,也許在多年之后能夠在大家心目中呈現出另外一番景象。

    編輯:施紅
    相關新聞
    • 暫無數據。。。
    總排行
    月排行

    —— 融媒體矩陣 ——

    久久99久久精品久久综合,国产v在线最新观看视频,免费视频 久久久,黄色网站在线看操